太阳能路灯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资质荣誉 工程案例 公司动态 新闻动态
吉安宇之源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河东经济开发区新工业园绿宝大道
总机:86-0796-8183809
传真:86-0796-8183809
电话:13970656000
E-mail:yzy13970656000@163.com
QQ邮箱:1714160044@qq.com
 当前位置:首页>>详细介绍
习大大金寨之行真实情况:巨额光伏补贴拖欠怎么办?
  OFweek太阳能光伏网讯:1.习大大金寨行摸到光伏扶贫“真实情况”

  2016年4月2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到安徽考察,前往金寨县向革命烈士纪念塔敬献花篮。

  金寨,地处大别山腹地,被誉为“红军的摇篮、将军的故乡”。金寨是国家级首批重点贫困县,2011年被确定为大别山片区扶贫攻坚重点县。为了来这里看望乡亲们,习大大说:我这次专门来看望大家。从北京坐了1个半小时飞机到合肥,又坐了1个半小时汽车到金寨,再用1个多小时进山来到你们这里,就是要了解农村脱贫特别是革命老区扶贫的真实情况。

  在视察中,习总书记走进安徽省花石乡大湾村,在村民陈泽申的小院里,同乡亲们围坐在一起拉家常,听乡亲们说脱贫措施,如建立光伏发电站、种植茶叶、发展养殖业等。习近平表示,产业扶贫至关重要,产业要适应发展需要,因地制宜、创新完善。

  习大大金寨之行,让每一位光伏人欢欣鼓舞。习大大此行目的,是要来“了解农村脱贫特别是革命老区扶贫的真实情况”,那么,真实情况是什么呢?那就是,“建立光伏发电站”这一新型的产业扶贫形式,正在走进乡村、发挥实效。

  4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到安徽考察

  在习近平亲密与乡亲们握手背后,就是一大块太阳能电池板,这就是当地光伏扶贫的一个缩影和见证。光伏扶贫让金寨贫困户尝到了实实在在的“甜头”,当地政府网站上的一篇新闻做了报道,华夏能源网摘录如下:

  “多亏了光伏发电,从去年到现在,俺已经有4560元进账了,不仅娶上了媳妇,老母亲也有了照应。”日前,金寨县铁冲乡54岁的邓长雨不无欣喜地告诉记者。

  原来,2014年8月,和许多贫困户一样,邓长雨家的屋顶上安装了分户式光伏发电机。从装机到现在,这一户家庭总共发电量为4560瓦,按照上网电价及国家补贴每度1元计算,该户目前收入4560元,且收入逐年增加。

  该篇报道称,2014年初,金寨县首批选择了8户试点光伏扶贫,设计确定到户光伏电站装机规模为3千瓦,每户投资2.4万元,年发电收入3000多元。截止去年6月30日,金寨已完成了6733户光伏扶贫电站建设,帮助贫困户5799户。

  2.“真实情况”另一面:补贴拖欠过百亿

  习大大的金寨之行,让光伏扶贫一夜之间“火”了起来!但在火热的背后,光伏人和光伏企业却有着淡淡的忧伤,一位资深光伏人在微信朋友圈如此写道: 大大,有件事跟您汇报一下:

  您身后的光伏扶贫项目基本都是全额上网型并网项目,它的全部收益就是当地的上网电价0.98元/度,像安徽金寨这种三类地区的话,其中0.3693元是脱硫煤标杆电价,还有0.6107元是国家补贴,这个补贴竟然是跟着集中式电站一起申请的,拖欠长达2年。说好的每月一结呢?

  哦对了,除了这种,还有一种自发自用余电上网型项目每度电需要国家补贴0.42元,说好的按月结算竟然也有很多地方拖欠了一年之久了。您看这事儿应该怎么办?

  这样的声音,说出了光伏企业的最大关切,上百亿的补贴资金拖欠成为了光伏企业心中的“痛”!华夏能源网记者了解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光伏行业曾集体上书。

  去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前夕,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以及晶科能源、阳光电源、阿特斯、联合光伏、海润光伏、天合光能六家企业联合递交了一份材料至国家主席习近平手中,报告针针见血、直击要害,小编特别摘录如下:

  尊敬的习主席:

  近年来,我国太阳能光伏行业快速发展,为降低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提升新能源消费占比做出了重要贡献。党的十八大报告从战略高度提出了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性,您以博大胸襟与智慧阐述了青山绿水与金山银山的辩证关系,指引和激励着广大可再生能源工作者。预计到2015年底,我国光伏发电累积装机量将突破4300万千瓦,成为全球光伏制造和应用第一大国。但由于光伏电站电价补贴的长期拖欠,严重危及着行业的未来发展。

  一、光伏发电补贴拖欠情况

  补贴拖欠金额超过100亿元。根据《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财建[2012]102号)、《关于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发改价格[2013]1638号)等相关政策规定,光伏发电项目可及时申报取得上网电价补贴。但自财政部2013年9月组织第五批《关于公布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项目申报之后就停止了相关申报。依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数据,2014年度新增光伏电站并网容量达到1060万千瓦,加上2015年新建项目,截至2015年9月,已有超过2000万千瓦的光伏项目未能获得补贴资金,总的拖欠金额已超过100亿元。

  补贴发放的程序及周期冗长。现行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的申报、审核、拨付程序是:由地方财政、价格和能源部门初审,经国家财政部门会同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三家审批,然后再由中央财政拨付至地方省市县区级财政,继而发放至发电企业或由电网企业代付。申报程序繁琐,资金调配周期长(从申报到公示结果一般跨时一年,加上申报等待及资金拨付时间,实际周期会更长)。

  二、补贴资金拖欠引发的问题和危害

  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履行大国责任,党和国家领导人明确提出我国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2030年达到20%的目标。光伏发电的开发利用则是支撑该目标实现的主要途径之一。如补贴拖欠持续下去,光伏电站开发投资进程将会受阻,导致国家节能减排目标不能顺利实现,也会影响我国对国际社会做出的减排承诺,若西方媒体和组织就此在今年的巴黎气候峰会上对我国节能减排举措和诚意提出质疑,我方将会陷入被动。

另外,政府相关部门在光伏电价的补贴资金兑现上,行动迟缓,未能落实发放,降低了社会各界对新能源事业发展的信心,并损伤了政府信用。

  三、建议措施

  财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尽快启动历史拖欠的支付工作。目前,光伏发电补贴拖欠时间已经超过两年,且无法得到政府关于解决拖欠问题的方案和明确时间,希望能尽快重新启动相关的支付工作,及时缓解有关企业的资金困难。同时,科学制定可再生能源基金发放机制,由“以收定支”改为“以支定收”,解决好资金收支问题。

  坚定发展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的信心。建议由国务院指定牵头单位,明确并细化各部委职责与义务,加强各部委间的统筹配合,简化现行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的申报、拨付程序,建立高效的补贴申报审批管理流程,确保补贴资金能及时到位,促进行业良性发展。

  以上妥否,恳请阅批为盼!

  汇报材料引起了习主席的极大重视并做了亲笔批示,随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副总理张高丽也做了批示,然后报告发至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财政部等相关部门来落实,从去年底到现在,发改委等召集了多次会议来商讨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问题,但截至目前,补贴拖欠的问题还没有明确的政府解决方案出台!

  补贴为何拖欠?白纸黑字立下的法律、法规,又为何落实不到位?

  3.症结到底在哪里?

  光伏补贴发放不及时、不到位,已成为阻碍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重要问题,光伏企业本身资金压力都不小,而有的企业更是两三年的补贴都没有拿到,新项目难以为继,三角债在业内横行。

  问题出在哪里?目前来看大的来讲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具体工作上的问题,政府相关部门工作协调不够,申报流程复杂,发放不及时,落实不到位;另外一方面,是规则、制度设计上的问题,钱不够发不够用,这方面的问题更大。

  目前,光伏补贴的资金来源为全国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费,这也就是我国《可再生能源法》规定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高出常规能源发电价格部分,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分摊。从2006年起,销售电价中开征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从最开始的每千瓦时2厘钱逐步提高到现行的每千瓦时1.5分钱。

  但是,随着新能源的迅猛发展,补贴需求不断增加,入不敷出也越来越严重。到2014年,应收补贴约为700亿元,实际上缴了400亿元左右,征收上来的320亿元用于补贴风电,留给光伏的补贴额度就严重不足,据国家能源局统计截止当年低缺口资金为140亿元。

  如果往更长远的算,补贴缺口更大。有测算认为,到2020年,中国的新能源补贴缺口将超过1000亿元,这么庞大的资金从哪里来?现在大多数专家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上调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至每千瓦时2分钱,甚至更高。

  假如说加到3分钱,以一个家庭一年大概用电2000度来算,一度电里3分钱的可再生能源附件,总共要付出60元,以一家三口人来算,每个人平均20块钱一年,相比目前是增加了十块钱。

  这样的附加标准,和欧洲国家如德国比并不算高,但是在中国政策层面通过的难度并不会小,以收人头费、平摊的方法来做,实际是增加了全国人民的负担。有没有可能以市场化的方法来做,结合我们当下正在进行的新电改来推行优质优价、绿色电力更高价格,这个或许是政府决策者和智囊团专家们可以考虑的一个方向。

手机网站
二维码扫描